logo

人生就是博

文章详情
> 人生就是博 > 正文

也许这就是人生吧

分享到:
作者来源: 未知 ????? 发布时间:2020-07-24

  ”。这句话真的是集文艺,哲学于一,如果有人问你任何问题,你都可以回答他:

  已至三月中旬,天气已经乍暖还寒,即使偶有阴郁的天,空气中也尽是花香与温润之气。国内的疫情也渐渐好转,路上尽是奔波的行人。春天,在我们这里,除过人为栽植的桃花和牡丹之外,更多的是成片的野生的洋槐花。

  槐花开的时间比其他花也略晚一些,她似乎总是在试探着春天的温度,到了仲春时分才逐渐开放。槐花基本都是长在偏僻的地方,不知它何时生长,何时发芽,衰老。只是每当到了春天,槐树上色白嫩枝暗绿褐色的花朵,清香沁人心脾。尤其是生长在公路的两旁的槐树,到了四月仲春时节,白色的花瓣在春风中飘荡,有时候落在地面的洼地,有时偶落在路人的衣服上。

  槐树多的地方,常见外地的养蜂人奔波忙碌的身影。他们将一张网状过滤的东西放在容器之上,采完花粉的蜜蜂由一只蜂王引领着,然后工蜂返巢后再把蜜汁吐给内勤蜂继续加工,内勤蜂在加工中又将分泌转化酶混入花蜜中,同时箱内一些蜂则加强扇风、蒸发水分,促进蜜汁很快浓缩,最后半蜜汁贮在巢房中,当蜜成熟贮满巢房时,蜜蜂再用蜡将蜜房封上盖。然后养蜂人将蜂蜜装瓶,贴签。很多时候往往等不到运送到市场上,蜂蜜就被卖完了。养蜂人等到此地的花期过后就要再去下一个地方。到了槐花正开的时节,也正是清明节前后。当地有吃凉粉的习惯。大街小巷全是卖凉粉的小摊贩。有时这卖凉粉的人就用凉粉与蜂蜜作为交换。

  在好几年前的春天,我曾和几个朋友骑着自行车从咸阳到西安,再到户县的终南山一带。山间云雾缭绕,山底下的桃花竞相开放。一路上,山山水水,尽是好风光。只是道路两旁的田地里都是在种植草莓与樱桃的,这是当地人的主要收入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这句话大致也是对于传统的农业社会而言的,几千年来根据节气的变化,点豆种瓜。对于时令的精准的把握往往与影响着作物收成,所以很多人总是在赶时间。到了仲春时分,关中一带的庙会也就渐多了起来,各种卖蜂蜜的,凉粉的,玩杂耍的,很是热闹。你在这种热闹中能感到深处盛世的繁华之外,也有些许凄凉。

  在这些古镇的附近或是不远处,到处都埋着昔日的显赫人物。关中一带光是帝王的陵墓就多达一百多个,更不要说各种王侯将相,才子佳人的墓地。站在乾陵这种依山而建的陵墓之上,整个关中一带平原尽收眼底。但是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,他们的命运几乎从来没有变过。依旧是奔波,忙碌,求生存,繁衍生息,遇上稍好的时代,辛苦勤劳也许尚且能得衣食周全,而如果遇上一个混乱的时代,则不过是命若蝼蚁一般,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饥饿或者疾病。

  因此,素以富饶著称的八百里秦川,固然是历史悠久,创造无数辉煌文明的地方,但是同样也是出现饥荒最多的地方。这种悖论其实并不难理解,一个阶层的奢侈永远要靠另外一个阶层的贫苦来维持。多少座帝王陵墓,多少座豪华宫殿,哪一个又都不是浸透着底层的心血。因此,元朝的政治家张养浩曾赴陕西救灾途中,从历代王朝的兴衰更替,想到人民的苦难,不禁感慨到: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

  只是大部分的文人都无此关怀,即使满街饿殍,底层人流离失所,也不妨碍他们伤悲秋,吟风月的雅兴。历史的文字对于普通人是极其残酷的,描写饥荒时,只是几个字而已,:“饥,大饥,饿殍遍野,易子而食。”这些寥寥数语其中蕴藏着巨大的灾难。而另一个历史维度的表现永远是“秦皇汉武,文治武功。”真实的历史永远充满了冲突与断裂,它并不是一条沿着历史学家的逻辑而演绎的线性谱系,而在这中间小人物的悲欢离合,生老病死往往被忽略不计,所以春天依旧是春天,生存依旧是生存。也许,这就是人生吧。

生产实力 解决方案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17 人生就是博 All Rights Reserved